机房湿膜加湿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红通令落网者在柬埔寨当会计为生 留长发很落魄

时间:2018-03-16 16:36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近日,逃亡境外7年之久的北京市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孙新从柬埔寨被押解回国。这是“天网”行动公布百人红色通缉令后,北京市首个被抓回的被通缉人员。孙新原为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出纳,其涉嫌利用职务便利,将上千万元公款转入本人担任法人的公司进行营利活动,其中部分款项被转入期货交易所和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

  昨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辗转联系到在柬埔寨和孙新一起工作的同事及所在公司的老板,解密红色通缉令上“最神秘”的京籍通缉犯外逃时最后的生活轨迹。在同事眼中,他是沉默寡言的“王会计”,他说自己穷买不起智能手机,已经入了柬埔寨籍,在乡下还有个老婆……直到中国警察忽然出现,中国同事们才知道这个穿着落魄的男人,是涉嫌挪用千万公款的通缉犯。

  事件

  “红通令”首个京籍嫌犯落网

  据了解,孙新今年46岁,北京人,原为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出纳。经查,2001年至2007年这6年间,孙新在担任单位出纳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手段,分多次将本单位上千万公款转入本人担任法人的两家公司进行营利活动,其中部分款项被转入期货交易所和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

  据了解,孙新挪用公款没有被他人觉察,直到2008年单位转移银行账户时,才发现账面出了问题。随后,孙新因案情败露,潜逃出境至东南亚地区。

  2015年5月,北京市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得到孙新正藏身于柬埔寨的消息后,立即组成追逃工作组成功将孙新缉拿归案。

  红色通缉令共列出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人员,7人与北京直接相关。在网上,鲜有关于孙新的报道或者其他消息,因此他被网友称为7人中最“神秘”的一个,而他也是7人中第一个被抓捕回国的。

  揭秘

  孙新化名王松 拿柬埔寨身份证应聘会计

  昨日,北青报记者从柬埔寨的一个华人商会了解到,前几天在柬埔寨落网的“红通令”嫌犯孙新被捕前曾在一家工厂做会计,这家工厂就在距离首都金边不远处一中国工业园区内。

  随后,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这家工厂的负责人刘远波(化名)。刘远波告诉北青报记者,大约两三个月以前,他刚刚成立的工厂急需会计,于是登报招聘,一个叫王松的男子成功应聘了这一职位,大家都叫他“王会计”。直到几天前王松突然被捕,他才知道“王会计”居然是红色通缉令上的嫌犯,真名叫孙新。

  据刘远波介绍,孙新来应聘时拿的是柬埔寨身份证,他自称在柬埔寨已有五六年时间,娶了老婆,妻子在乡下开小店,自己原来是个教师,“他说想到中国公司上班,不想和老婆在一起了,没听说过他有孩子”。

  另一家公司的王磊办公室地点和孙新相邻,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孙新大概4月前后来到这里,“听说他娶了柬埔寨媳妇,有了这里的身份,现在看来都是假的。”王磊说,孙新不太会讲柬埔寨语,但这并不太影响他处理票据和账务,中资公司一般都按中国会计法则来处理业务,“听他们公司出纳说,王会计的会计水平很高的”。

  刘远波说,由于他们不懂柬埔寨语,看不太懂柬埔寨的身份证,对“王松”的柬埔寨身份并没有任何怀疑。“这里和国内不一样,只要符合条件,专业能胜任,就可以招进公司开始工作了,他有过会计的经验。”刘远波说,在工作中,大家确实反映他的会计业务很成熟,做得比较清楚。

  刘远波表示,虽然孙新走了,公司很快又招聘了新的会计,但这件事情给公司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确实也给了我们教训”。事后,刘远波感到孙新当时的身份证可能是假的,但是柬埔寨造假时有发生,当地也没有核查身份的有关程序和习惯,发生这种事情他们也很无奈。

  还原

  平时落魄寡言 不愿用智能手机

  孙新被捕之后,刘远波和其他同事回忆起“王会计”的种种表现,才觉得有些奇怪。

  刘远波告诉北青报记者,平日里自己虽然不怎么和孙新直接接触,但感到他十分沉默,很少出门。“平时年轻人们一起聊天、喝酒,他都不参与,我们觉得可能他之前是个老师,性格不太一样。”

  刘远波说,孙新的一个细节让他印象深刻。在柬埔寨,很多人已经开始使用手机上网,中国人也会用微信,但是孙新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就一直用那个不能上网的手机,“平时公司里的一些数据、单据还是需要微信传的,但他很久都没换手机,他说自己很穷买不起好手机,所以我们就给他买了一个能上网的手机”。

  有了新手机的孙新在网络世界里也一直没有活跃起来,他从来不使用真人头像,也从来都没发过朋友圈。“我们这几天说起来才想起他真的很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个事儿(是通缉犯)。”刘远波说。

  抓捕

  被押送回国时还穿着那件蓝T恤

  在工厂,孙新一个月的收入在800美元(约4900元人民币)左右。这样的工资比起当地人一二百美元的平均工资来说是不错的,但一般中国人在柬埔寨的收入能有1000美元以上。“800美元作为中国人的话就是温饱水平吧。”刘远波说。

  孙新所在的工厂位于金边通往贡布省的国道上,离城区有一段距离,工厂区刚刚起步,有十几个员工。他平时就住在这热带地区的平房宿舍当中。“中国员工是两人间,有卫生间、空调。”刘远波说。

  在工厂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平时在食堂吃中国菜,“他除了吃饭时间,一般都会待在办公室里,晚上很晚才回宿舍睡觉,也不太出门。”

  孙新在国内涉嫌挪用公款上千万,然而在柬埔寨时,周围的人并没有感到他很有钱。与在柬埔寨的中国人相比,他可以说很落魄,穿得很不讲究,很随意。”刘远波说。

  王磊也表示,孙新绝对没有有钱人的样子,在他眼里,孙新身高大约一米八,头发总是长长的,戴着一副眼镜。王磊也见证了孙新最后被捕的场景。他告诉北青报记者,6月2日晚上8点,孙新所在办公室突然来了许多人,自己也跟着过去看。

  王磊说,当时“王会计”已经被控制了,被当地警方抓住双臂,他的脸色惨白,警方还把桌上的一把水果刀丢远了。

  “王会计”被带走后,王磊一查,发现他的照片真的在红色通缉令上,真名孙新。6月9日,孙新被逮捕的照片出现在各大网站上,王磊发现,他穿的仍然是被捕当天的那件T恤,依然是长长的头发,只不过没有了眼镜。

(环球网)